【澜巍】受伤(囚禁慎入)


看见有太太说想看囚禁啊,恰巧求而不得,只好自己产粮

自己逆的cp,哭着也要吃粮

食用愉快

——————————————

大战之后,龙城风平浪静,于是特调处的众位公务人员统统变成了吃干饭的,好在上面也不敢把他们这群牛鬼蛇神扔到社会上去祸害百姓,所以他们的日常就变成了吃闲饭和八卦。

“上次大战之后就没见过沈教授了,老赵也不让人去探病,要不是跟了他这么久,我真怀疑他把人沈教授怎么样了。”无所事事的大庆仰躺在沙发上,与特调处的诸位八卦,顺便怨声载道的抱怨:“最过分的他居然不让我回家了,我堂堂千年老猫,居然沦落街头流浪!”

祝红抬了抬眼,虽然心结已解,但赵云澜毕竟是这么多年心心念念的人,还是难免特别关注,她微皱了皱眉,有些不满:“诶说真的,你们觉不觉得老赵好像待在特调处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林静在电脑后不知忙活些什么,抽空探出头来吵她嬉皮笑脸:“我要是脱单了,我也天天回去陪老婆,你这种单身蛇不懂,那叫情调。”随后就不得不从自己重要度堪比老婆的电脑后起身逃窜,惹得特调处一阵鸡飞狗跳。

“但…但是赵处已经好久没有提起过沈教授了。”郭长城面对祝红对林静的施暴行为仍有些发怵,窜到楚恕之身后才敢说一句完整话。

林静逃窜之余也不忘插嘴,一副早就看透一切的模样:“哎,占有欲呗,咱们老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看他都恨不得把他家沈教授捂着一辈子不让别人看。”

当然多嘴的下场就是……没什么好下场:“林静,我看你最近过的挺滋润啊,这样,你就把你这月的奖金拿出来服务大众吧。”

恰巧赵云澜叼着棒棒糖走进来,把林静对自己的评价听了个一清二楚,发表了判决后在“科技界国民老公”的一声声哀嚎中走进办公室,拎了外套又走出来向大家挥手致敬:“诸位辛苦,我先下班了,有事call我。”说完,跟工薪阶级林静同学挑了挑眉,潇潇洒洒的走出了特调处的大门。

——————————————

阳光透过厚重窗帘的缝隙射进屋子,沈巍颤颤巍巍的伸出手仿佛想去碰一碰那缕光,快要触碰到的时候指尖一顿,像是怕被灼伤似的缩回来,闭了闭眼,无力的靠在床头上偏着头看向门口的方向。

他整个人苍白又脆弱,像是一张风吹日晒过的古画,碰一碰就要湮灭成灰消散在空中,哪里还有昔日斩魂使睥睨天下的风度。

是了,他早就不是斩魂使了,现在的他只是个普通人,只是沈巍,只是赵云澜的个人所有物。

他看着门口的地毯,那里只有一双拖鞋,自从大战重伤之后在赵云澜家里睁开眼,他就再也没有下过床,不需要走路的人自然也不需要鞋。

他望眼欲穿,渴望几乎化为实质。

他在等人,等赵云澜,等他和这个世界最后的联系。

开锁的声音终于传来,赵云澜在沈巍称得上温柔的目光里走进来,沈巍没有去迎接他,只是目光随着他的走动而跟随着——因为他根本就下不了床,他靠墙的一只手被冰凉的金属手铐拷在床头上,使他动弹不得。

胳膊因为长期保持一个姿势已经酸痛得麻木,被拷住的手腕上裹着一层层白色的纱布,几乎要和他苍白的手臂融为一色——那里是因为他们疯狂的情事,而挣扎得磨出的伤口。

赵云澜对着他笑,依稀还是很多年前昆仑君一般笑的豪情万丈、没心没肺,还是沈巍最喜欢的他的样子。

于是沈巍也朝他笑,明明是白天,赵云澜却仿佛看见了夜空中的浩瀚星辰,深沉如渊而又温柔缱绻。

他一步步朝床边走去,想要溺死在这万丈的星空之中,视线一偏却又看见沈巍被拷住的手腕上层层叠叠的纱布似乎渗出了点点血迹。

赵云澜想起自己失明的时候,这个人拿着刀子,眼也不眨的手起刀落,取血入药。

他不知道他是报着什么样的心情让自己受伤。沈巍只知道自己失明难受,难道不知道他受了伤自己更加难受吗!难道不知道他在自己心中早已比他自己更加重要吗!

他气极了,三步并作两步欺身压住沈巍,突然发了狠的去咬他的唇瓣,发泄似的将沈巍苍白没有血色的唇咬的红肿不堪。

沈巍永远学不会去反抗赵云澜,任凭他发疯的撕咬,只能是默默的倒抽冷气。

“嘶——”

这一声痛哼似乎拉回了赵云澜残存的神智,但他目光越发的疯狂,他伸手扯开沈巍腕上的纱布,像嗜血的猛兽一样咬上了刚刚结痂的伤口,吮吸着沈巍的血肉。

他抬起眼看着沈巍,目光像是能吃人,将人拆吃入腹,尸骨不存。

赵云澜双眼通红,像是痛极了,好像受伤的人是他,受到伤害的人是他,他哑着声音开口,心痛又恶狠狠:“我的沈教授,你怎么总是让自己受伤呢。”

——————————————

大概会有下篇,大概会有肉

逻辑已死

食用愉快

评论(48)

热度(1410)